Archive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祝大家猪年快乐!

February 16, 2007 2 comments
本命年还差一天就要过去了,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
人说本命年或大喜或大悲,本人好像没什么大悲的,也没什么大喜,又算是庸庸碌碌地过了一年。还好有些两点点缀,否则真的要漆黑一片消失在记忆长河中了。
    暑假和部分208及其编外人员去了趟横店,虽没有黄山那次尽兴,但作为狗年的唯一一次出行,值得纪念。
    10月1号在嘉定的上赛场观摩f1比赛,亲眼看着舒米超车阿,和在赛场上的舒米挥手,他肯定是看不到我的,不过我知足拉,哈哈,买了两顶大卡的法拉利帽子,一顶红的给老爸,一顶黑的给自己(有谁会买黑的法拉利阿,估计就我了,我喜欢)。还在赛车场那么硕大的地方尽然碰到了高三的同桌,真是不容易啊,奇迹!
    10月底过了自己第24个生日,有幸吃到死党为我做的蛋糕,很美味!收到牛窝的生日礼物,哈哈,不要说我一直游离在牛窝之外,其实我早就把大家当自己人了。
    11月23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是我想炫耀什么,对我来说这的确是件大事,猪年要转正了,还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1月2号,208的全体同仁再次聚首,哈哈,开心啊,不愧是老友阿,在一起38的感觉的确是不错!
    十字绣终于有个完整的作品出来了,可惜不是《向日葵》,不过花已经都绣完了,还剩背景没绣,说老实话真的想放弃了,估计绣好了也挂不出来的,不过,我会努力的,争取明年搞定!
    应该是没其他什么亮点了,一个无趣的人!
    猪年最大的挑战估计就是毕业和找工作了,在狗年一直在调程序跑程序,发觉程序是个无底洞,人的能量会都被它吸干,编出了个自己很欣慰在老板看来是堆垃圾的东西,算了,猪年要加倍努力了,不能让老板看扁,不为他那点可怜的补贴,为了自己。(去年一年里发现自己越来越俗了,老提钱,过去不是这样的,看来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矛盾在我身上是得到了淋漓尽致地体现了)。
    猪年就要到了,208有四头小猪要过本命年了,我相信你们会大吉大利的!
    还有所有我认识的狗友和牛窝的单身汉们,据喇叭说大家的桃花运可是到了,抓紧搞好自己的个人问题啊,要做到学业、事业和爱情三不误!
    最后祝大家新年心想事成,身体健康!
 
p.s. 新年之际再推荐大家几部适合这个时候看得片子,《Little Miss Sunshine》讲述平常美国人生活的片子,很贴近生活,看完了我就想一句话:“这就是生活”,就像Mr Trump经常说的:“This is life.” ;《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节日里就应该看卡通片,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译制片厂的配音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是我近年来听到的最传神的一次;还有一部是《我爱巴黎》(paris,je t’aime)破天荒地在一部片子里看到那么多导演说地那么多故事,其实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看完了只想说,这样的故事也会发生在上海,想大声叫“上海,我爱你!祝上海人民新春快乐!”,彻底疯了,狂看电影的后遗症阿,节后要收骨头了!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

February 14, 2007 4 comments
一部老片,没什么好说的,仅以片中的诗句和话语与大家共勉。
 
sezie the day,make your lives extraordinary
抓紧时间,让生活更精彩
   
     I went to the woods 
     当我步入丛林
     because I wanted to live deliberately,
  因为我希望生活有意义
     I wanted to live deep
  我希望活得深刻
     and suck out all the marrow of life,
  吸取生命中的所有精华
  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
     and not when I had come to die,  
  以免当我生命终结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却发现自己从未活过”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愿望

February 14, 2007 Leave a comment
打开空间才发现,已经4个月没有更新过了,太可怕了!
今天是情人节,恭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美好的愿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事看得越来越淡了,也许是某人的婚姻。婚礼时的动容让我觉得他们真的会白头偕老,可是就几个星期的功夫,一切烟消云散,所以没有什么是一定的,有情人把握好现在吧!
来总结一下上个星期在家SOHO的情况,除了女工、美剧、电影,其他什么都没做,就像zzp说的不能再吃面条了,否则毕设怎么挂的也不知道。做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女工阿,破纪录的卖力,眼睛一睁开到闭上睡觉都在绣,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眼疾加深,头颈酸疼,终于体会到当爱好变成折磨是怎样的痛苦。心心念念地要在过年前把作品挂在家中,可是到了城隍庙才被告知外地人都回家过年了,要标的话等年后再来,终于知道上海为什么有那么多外地人了,原来他们离我的生活已经那么近了。
一个星期把dh的前两季半都干掉了,欣慰了,曾觉得这是部唠叨主妇生活日常小事的电视剧,想要放弃了,在朋友的极力推荐下终于在这个星期重新拣了起来,开始佩服主妇们的行事方法了,如果生活真的像这几个主妇们的一样,那我这个天真的人就不要活了。
 
愿望终究是愿望,现实总会无情的说:"whatever."你想是可以的,到最后达不达的成还是本大人说了算。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