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June, 2006

奇怪的天气

June 22, 2006 6 comments
真的搞不懂现在的天气
半个小时前还是雷雨大作,现在虽然还在下雨,可是却有一个大大的咸蛋黄挂在天上,天是黄色的,从来没看见过.
曾经有一次在住院的时候正赶上了中秋节,于是忽看到天上的太阳红的象个大大的月饼,一直以为是自己意想出来的,却得到了爸妈的证实.
高考考完,准备离校的那天,看到了迄今为止最美的晚霞,整个天是红色的,又带着些许的紫色~~~~
奇怪的天气,难忘的天气.
 
 
PS:现在一个人在实验室,在有太阳的情况下,看到了闪电,雷声象烟火声一般,天还是黄色的,很象<人约黄昏>的感觉,是不是在做梦啊~~~~~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和老爸一起看球

June 12, 2006 5 comments
6月9号,世界杯开打的日子,晚上本来想看通宵的,可是在看了原本以为会很精彩的"东张西汪"一个小时后,就一点精神也没有了,10点,定好闹钟,上床睡觉.该死的手机没有闹钟,1点,我才从睡梦中醒来,我爸已经在沙发上看了一个小时的德国的比赛了,当我刚在沙发上坐定,老爸却说了句:"睡觉去吧,这场比赛不好看",有没有搞错啊,刚起来,就叫我去睡,可能吗?我拿起桌上的锅巴开吃,直到比赛结束,准备睡觉的时候,老爸又说了句:"刚吃好东西,去刷牙!"天那,有谁在早上2点就刷牙的啊?特别是6点还要刷一次,哎,为了看世界杯,什么都乱了~~~.
10号晚上,9点,我和老爸又坐定在电视机前,英格兰的比赛开始,谁都没想到,他们进球会那么快,奇怪的是,老爸在进球后,只多看了5分钟,就放弃了比赛,进房间和我妈一起看电视连续剧了.我在厅里看完了整场比赛,有谁会了到,一个进球都没有了,难道我爸是先知?
11号,本来是看不到比赛的,可是由于天气原因,我还是坐在电视机前看比赛了,不知道是福是祸.荷兰队的比赛是不能错过的.强大的荷兰队上半场把塞黑打得象98年的韩国,下半场比赛才觉得场上有两个队伍在打球,整场比赛是鲁本个人的表演赛,他浑身橙色,就象GOLF球场上的标杆,几乎整场的球都瞄准他在打,我很想上去问问他,累不累,虽然进了一球,但进攻方式太单调了,不知道是保留实力还是黔驴技穷.整场比赛还要提的人就是老将范德萨了,表现的很出色.喜欢他是从98年世界杯和阿根廷人的争执开始的,没想到和他的生日是同一天啊,而且如果按中国人的算法,他也应该属狗,比我整整大12岁,不能不说是种巧合啊,他双眼中坚定的眼神,把他的尽忠职守表露无疑.不过话说回来,一个球队,如果守门员表现得很出色总不是件好事吧.荷兰队要加油啊!!!有人说荷兰队的比赛和英格兰的比赛差不多,我想说的是,差远了!忘了交代我爸的情况了,自从进了一个球之后,他就渐渐睡去了~~~~好笑啊!!!
Categories: 足球-世界杯

61儿童节

June 2, 2006 5 comments
应该是昨天写的东西,实在是没空啊.
昨天是儿童节,仔细想象已经10年没有过过儿童节了,相信昨天除了14岁以下的孩子,应该有很多大人也过了节,不管是家长还是想抓住青春尾巴的人.昨天听到中午的FM,话题并不是想象当中的"你用何种方式过节"而是"儿童节好象和我没什么关系"听上去很伤感的样子,也许时间留给我们的除了美好的记忆,还有一分曾经拥有的失落.
不过昨天晚上还是和好朋友出去HAPPY了,照例是从一家店吃到另一家店的过程,可能在外人眼里是极其无聊的过程,也许谈笑间的那份自然和默契才是大家最想要的东西.破天慌的买了4个娃娃,给自己远离童年的10年一个安慰吧.(我已经把其中一个穿在钥匙上了,比我的钥匙大多了)
61的前一天是国际禁烟日,一个对很多人来说很难过的日子,又对很多人(比方说我)来说感觉很舒服的日子.想想抽烟的人也蛮可怜的,说来香烟的作用应该和咖啡差不多,惟独没人禁咖啡.咖啡喝出了文化,香烟只吸出了吸烟室,咖啡是喝在自己的肚子,可是香烟的味道飘到人家的鼻子了,可怜的人儿啊,偏偏喜欢上了给人带来痛苦的东西,劝那些还在吸烟的人儿啊,考虑一下你在乎的人吧.
其实香烟用来扮COOL还是很好的一样道具,前一段时间好友说他想学HYDE拿香烟的样子,昨天看<末路狂花>的时候发觉里面的女主角也在这么做,其实香烟也许有时候只是大家放纵和轻松的工具,大多数人都需要这种感觉,才有了烟草公司大把大把的利润,才有了无数只有烟草公司才赞助得起的活动,冲着F1也要感谢这些烟草商门.
好象说来有些矛盾,不过这就是香烟!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