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pril, 2006

找个出口

April 26, 2006 5 comments
好久没有看到自己的空间了,这几个星期过得都不怎么样,上个星期没去踏春,这个星期突然得知自己不需要鲜血,都是在做了很多准备之后没有结果的事,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知道是气愤还是怨气,突然发觉自己好象没什么地方可以发泄,只能放在心里面让它腐烂,还不能把气愤写在脸上,否则旁人会怪你搞坏了他们的心情,说来也是,我的朋友也没必要承受我这种无端的小女人情绪.妈的,太不爽了.
 
不知道这样一直选择让它腐烂,会有怎么样的效果,应该会抗不住的,但自己真的不是那种会找个出口发泄的人,就连在HIGH到极点的时候也只会拍拍手,或是从沙发上跳起来.再没有第三种方式来表达激烈的情绪.
 
是想找个出口,可是男生那种整夜的打游戏应该不适合我,最近好象选择小动物来虐待似乎成了流行,那应该更不适合我吧,那种心撕裂的感觉可能可以盖过气愤和怨气,同时也把人变成了野兽.
 
想找个出口
Advertisements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踏春

April 13, 2006 4 comments
这几天春雨绵绵,让万物都更有生气,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关不住的满眼的绿,看着这些诱人的绿,脑子想到的却是本该在100多公里开外等着我的另一方净土,期盼了很久,可是没想到,扫大家兴的人却是我……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自由

April 7, 2006 1 comment
昨天听同学讲的PPT又听到了久违的"光电效应",记得在高中的时候,老师讲到这里的时候,突发其想,把自己想象成其中的电子,如果能给我足够的能量,我就能从我的原子的势力范围中解脱,获得自由,到外面寻找别样的天空.那时的我们面对高考的压力,总觉得大学应该是心中的乌托邦,可是,几年过去了,我还是在寻找着自由,仿佛你的领域多大,束缚就有多大,自由就越小.总有人想跳出那个束缚,可是没了束缚的电子就一定能得到它想要的自由吗?也许它开始觉得孤独了.就象<看上去很美>的小主人公,寻求自由的结果是被关入了漆黑的禁闭室.
也许人的天性注定了他不可能自由,一个人的存在是靠他的社会关系体现的,有关系就有束缚,真正的自由可能对我们并没什么好处,更可以把他说成是种惩罚.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三个女人一台戏

April 2, 2006 3 comments
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昨天,就有三个女人在滨江大道上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三个女人吃好饭,就说要到浦东的陆家嘴散步(蛮奇怪的哦,号称那里是外地人去的地方,却偏偏也是这三个女人最爱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无敌江景).她们没有选择拥有半圆形沙发的"许留山",也没有选择麻差黑,一瓶啤酒40元的"RED DOT",更没有选择她们一直都很喜欢的星巴克.她们没有理由的就到了码头边上,看着被一对对情侣坐满了的长椅,有些迷茫,有些期盼,忽然有一对情侣闪了,她们当中脚最长的那个三步并两步地就跑了过去.三个女人顺势坐下,思量了半天,总觉得在那光吹海风,看海鸟,欣赏夜景,仿佛太浪费了那个气氛.于是,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说出了应该是那个时刻大家都想说的:"去买啤酒吧!"于是又是脚最长的女人跑到正大下面的易初莲花买了三瓶啤酒和一包鸭头颈,8点,我们准时开始充当当时码头上一道独特的风景,三个女人,六只脚同时放在前面的铁链上,舒服地荡来荡去,三只手举起酒瓶,互相撞击,酒瓶发出的清脆的敲打声让这三个女人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耳边仿佛听到了芝华士的那个广告歌:"WE COULD BE TOGETHER~~~"
说这三个女人疯也好,戆也好,总之,那个夜晚,她们陶醉在自己营造的浪漫氛围中.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