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听音乐会

December 23, 2005 4 comments
昨天晚上在上大听了一场室内音乐会,前几个月新闻里报到的情况在上大又一次发生了。
第一:一些没有音乐常识的人老在一个乐章没有结束的时候鼓掌。第一次指挥还会用手示意不要拍手,可是两次、三次、四次呢?我前面的妹妹无奈的摇头和苦笑,没有音乐常识不是你的错,可是不会接林子,就是你的错了吗,明显一些人士是专门去鼓掌的,哪知道不适时宜的掌声不是欢迎和热情的表现,而是不礼貌的表现。
 
第二:席间有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我旁边的旁边有一男一女在开场的两个曲子一直在说话,我到底是听他们讲话好还是听音乐好呢?我选择瞥他们几眼,可是发觉现在好像已经没什么杀伤力,人家都不睬我,直到前面的妹妹回过头来,他们才几般不情愿的停了下来。在台上演奏《四季》秋季的时候,远处一个女人的手机响了,她的铃声是“让我们荡起双桨”,都让我听出铃声是什么了,哎~~~~~~,这还没完,她还在厅里面接起了电话,说什么“没关系的,我在上海大学听音乐会(上海话)”二楼所有的人都盯着她。
 
都说上海是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上海人的素质在各方面都在提高,可是,没有体现在音乐厅,可能过几年就好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圣诞快乐!!!

December 21, 2005 3 comments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这几天的心情总是很好,好得连课也不想上了,因为在放假前没有考试,因为马上有大量的节日要上阵了.
 
应不应该那么开心呢?FRIENDS里的PHOEBE在见他爸之前都要找所谓的征兆来鼓励自己,今天我也来找找.
 
征兆1:前几天从实验室回寝室的路上,经过博士楼,不经意的抬眼,看到的是整幢博士楼靠门的窗户都贴上了两个大大的喜子,红红的,暖暖的,从心中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恭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征兆2:上个星期六和最在乎的朋友打羽毛球了,美其名曰:锻炼身体,其实是出来小聚,上大一日游,谈天说地,聊聊现在,说说过去,那天西门新疆餐厅的二楼只有我们和我们的笑声.还有,终于拿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加菲猫>,原来小时候看的加菲猫是由王刚配的音,太经典,太搞笑,满足感油然而生.正好看到了圣诞节的一集,加菲猫说出了让我惊讶和感动的话:"圣诞节不在乎付出,不在乎得到,在乎的是爱的释放."
 
征兆3:今天在食堂的门口看到了一只大狗和一只刚出生的小狗崽,当我想靠近狗崽时,那只狗瞬间挡在了它的前面,才意识到她是母的,再也不去打扰她了,从食堂出来的时候,看到她在吃食堂的肉包,狗崽在旁边静静地等着,默默地我边走边看,感叹着母爱和亲情的伟大。
 
短短的几天,亲情、爱情和友情的征兆都凑齐了,是应该开心了,可是再一想,其实温情到处都在,NO MATTER WHEN ,NO MATTER WHERE,NO MATTER WHO,所以,应该天天开心才对。最后还是要祝愿大家:圣诞快乐!元旦快乐!天天快乐(还有的放到以后再说)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擦肩而过

December 15, 2005 3 comments
昨天和一个久违的朋友擦肩而过,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我回味了很久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运动=快乐

December 12, 2005 4 comments
这几个星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老在运动,上上个星期被好朋友拉到世纪公园参加全民体验长跑,说是要跑5000M,估计跑了500M就支持不住了,结果从世纪公园的1号门走到了4号门,后来想想也不错了,能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和好朋友来到这个风大雨大的地方,本来就是一种成就了.
上个星期,参加了学校的研究生运动会(一个研究生自娱自乐的活动).看台上除了队列的人,负责运动会的人,就只有运动员了,不过我相信,这些人上个星期六一定过得非常开心.至少我很开心.上一次参加运动会还是高中里的事,整个过程就象是在体验过去.又一次听到主席台上主持人不停地读着各学院的通讯稿,虽然读的人不一样,虽然我很想把那个男主持痛打一顿(为什么应该有激情的东西给他念来更象是在跳老年DISCO);又一次在沙坑旁边量着步子,起跑,起跳,落地,都是久违的动作了,太熟悉,又太陌生,第一次做的时候,真怕自己忘了,如果真的忘了,那该是多大的损失,其实已经不在乎比赛的成绩,一直在享受那个过程,就象是回到了高中;又一次在赛场上,跑道边为同学加油,鼓劲,谁在乎比赛的结果,只要努力了,有朋友间的支持就够了!
运动会结束的第二天,看了创智赢家决赛的重播,看到了鹏震的创意,关于运动的,喜欢到不行,真是太符合时下年轻人的想法了,那为什么他会输呢?因为这是个新兴产业?因为它是服务产业而不是充满高回报的在线游戏产业(高科技产业)?还是因为他没有陈曦那么会讲话?很欣赏B&Q的CEO说的一句话,赢得100万并不代表赢得了人生,人生中有朋友,有家庭,有其他比事业更重要的东西.
一句话,运动带给我的是快乐,是朋友.
 
P.S.也是在运动会那天,2006世界杯的小组抽签结果揭晓了,荷兰又被分在了死亡之组,为什么啊?难道荷兰就意味着死亡?不过,有了荷兰,世界杯就会不一样了,因为观众中多了我一个.记得2002年的世界杯我就没什么看,因为没有荷兰.真怀念98年世界杯的荷兰队,有戴维斯,有博格坎普,有范德萨.怀念他们5:0征服韩国的比赛,就象唐蒙当时说的,荷兰队就象一面橙色的旗帜在全场飘扬,多麽欢畅淋漓.怀念荷兰干掉阿根廷的比赛,希望他们明年还能这样,虽然当年征战的老蒋都不在了,但是相信在巴斯腾带领下的荷兰依旧是那支神勇的橙色军团,希望"无冕之王"不在属于他们.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最好的时光

December 8, 2005 2 comments
前天晚上终于把<最好的时光>看完了,有人说很无聊,不过我还是觉得蛮好看的,虽然在第二段里除了唱词没有一点人声.侯孝贤导演用三段不同时代的恋情反映着不同的社会背景.很显然第一个应该也是导演自己也曾感同身受的年代,是让人感觉最舒服的,一个牵手的特写和牵手后的长镜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紧接着,导演把目光投到了明治维新时期的台湾,一位歌妓在送来送往中陪伴了一位有家事的政客17年,这就是她的最好的时光,和当时社会一样,充满压抑,束缚,没有自由.又来到了2005年的今天,在这个充满宽容和自由的年岁里,拥有最好时光的人们过得又怎样呢?好象多了些苍白和迷茫.
 
 
 
P.S.有人要我看完了,写观后感.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December 5, 2005 4 comments
昨天和朋友吃好火锅,出门的寒冷让我瞬间冷静了下来,突然发觉前几天的我,已经不太象自己了,总是和别人讨论着自己眼中的其他人,却连自己都不太认识.和朋友在台面上说说笑笑,可是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那不是真正的我.回寝室的路上,送走了最后一个朋友,突然发觉一个人的黑夜更适合自己,我将这样度过下半辈子,也许现在这样说有点可怕.
 
有人说我很冷,不能亲近.那如果说这种距离感是我故意保持的,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很恐怖.不是我不愿意亲近,只是太亲近会造成一种依赖感,当我不得不一个人的时候会受很大的伤害,我不想受伤害.
 
昨天晚上回到寝室,一个人呆做在书桌前一个小时.是不是太空了,给我机会胡思乱想.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